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新闻中心

“营改增”减税效果不均衡 物流企业增负明显

在营改增试点即将向全国推开之际,扩围、减税等“好声音”再现。但从前期营改增试点看,在试点行业整体税负下降的同时,一些企业的税负反而增加。 
  据国家税务局统计,今年1月至5月,全国已有超过100万户企业纳入营改增试点,为纳税人直接减税超过400亿元。与缴纳营业税相比,前期试点的9省市减税176亿元,减税面超过95%,减税幅度达到28%。原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进项税额抵扣范围扩大,税负也相应下降 ,减税约达230亿元。 
  试点初见成效,高层再传利好。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日前在二十国集团(G20)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表示,将用两年时间,将服务业的营业税全部改为增值税。国务院常务会议近日提出,从今年8月1日起,对小微企业中月销售额不超过2万元的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和营业税纳税人,暂免征收增值税和营业税。 
  据媒体报道,截至2012年底,上海共有15.9万户企业纳入营改增试点范围,九成企业税负减轻,仅上海区域内的试点企业和原增值税一般纳税人因营改增减税达166亿元,若再加上产业链跨省市的增值税延伸抵扣因素,减税规模超过200亿元。 
  尽管税负整体趋于下降,但中国证券报记者日前在上海调研时发现,一些物流企业的税负在营改增试点后不但没有减少,反而出现增加。 
  “从试点实施到现在,我们的税负增加了65%。”谈到税负变化情况,上海金旅物流有限公司财务经理张丽娟拿起笔向记者算了一笔细账:公司月销售收入为100万元左右,试点之前,按3%营业税缴纳,公司每月缴税6万元。试点后,公司仓储和物流分别按6%和11%两个税率缴纳,每月缴纳增值税9.9万元,比此前增加了65%。物流成本占比中,油费约55%,过路过桥费约40%,其他约5%。这些成本本应进行抵扣,但由于过路过桥费、人力成本费等没有纳入进项税额,无法进行抵扣。每月真正能够抵扣的几乎只有油费。 
  张丽娟说,车辆购置费虽可以抵扣,但车辆一般使用周期比较长,短期内不会更新,所以不可能每月都产生能抵扣的进项税额。 
  “进项税额的多少直接影响企业税负。”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主任杨志勇(微博)称,增值税应纳税额由当期销项税额和当期进项税额共同决定,销项税额减去进项税额才是纳税人的应纳税额。如果企业在“营改增”之后购买大量车辆,就会因抵扣额增大而税负减少,甚至不需缴税。若企业在试点之前已购买了大量的设备、车辆等,试点后购进少,进项抵扣额就相应小,导致税负上升。此外,路桥费作为交通运输业的主要成本,未列入进项税额;服务业的劳动力成本不予抵扣也是企业税负上升的主要原因。 
  在上海市闵行区财政局对营改增试点企业做的一份调查问卷中,中国证券报记者看到,对营改增一年来企业经营状况选项中,张丽娟选择的是“有所恶化、与营改增有一定关系”。对于营改增试点工作的意见和要求一项,张丽娟写到:希望进项税额中占比较大的过路过桥费可以开出增值税发票,进行抵扣。  
   上海天天搬场  

上一篇:“国家队”,或将成亚洲最强物流与供应链服务企业 下一篇:工业企业期盼物流业发挥更大支撑作用
〖 浏览次数: